当前位置: 妮蔻阅读 > 我梦三千 > 我梦三千第727章>更新时间:

我梦三千第727章

你們也別擔心太多,你們是我广寒宮的嫡係子弟,不會有事,聽說那秦塵隻是天工作的弟子,虽然可能在試煉之地,和你們有伙伴情誼,但是你們也沒必要為了一個外人,而惹怒老宮主他們。”

怒喝一聲,兩人身上顿時暴涌出恐怖的殺意,轟隆,兩人同時出手,一前一後,分明是要將秦塵當場擊殺在這裏。

蕭炎麵色平淡,道:三千雷動是我偶然所得,這點也不用與二長老交代,至於天火三玄變,我擁有著异火,能夠將天火三玄變的威力施展到巔峰,所以方才來這焚炎谷,至於我是不是對別人的鬥技感兴趣,這便是二長老你能夠管的事情了。”

緩緩的睜開眼眸。漆黑的眸子中。紫芒闪過。旋即消逝。蕭炎輕吐了一口氣。手中的印结撤銷而下。腰杆一挺。身體便是飄落下蓮台。站在蓮台之旁。蕭炎望著這依然完美的纖塵不染的青色蓮台。忍不住的輕笑了笑。小心翼翼的將之收进纳戒之中。然後偏頭望著那蒙蒙亮的天色。不由的略微有些愕然的道:竟然已經天亮了麽?”

不過,他的確可怕,考核才開始沒多久,竟是第一個踏上第二層的,足以可見他的天資強大。

恐怖的氣浪在半空中轟然爆炸西開,周圍那些黑色鎖链,又是被震斷了不少,當下整片大殿,都是灵魂在飞舞,然後一窩蜂的對著出口逃去。

蕭戰站在血爪青鹰的背上,厉喝道:本座蕭戰,還不速速禀報。”

秦塵用力踩著骷髏舵主的頭颅,如同神灵,俯視自己的臣民。

這個家伙,果然達到了八品血脉之力啊”薰兒望著場中的那道身影,也是輕叹了一聲,道。

蝼蚁一般存在,恐怕他們還不知道麵對的將是什麽吧?”

應該是這樣,但也不敢肯定,我被魂殿所擒時,他們曾經想要讓我降服於他們,而他們,似乎是需要我的煉藥術為他們做一些什麽,但我並沒有答應,所以倒也不知道他們需要我究竟干些什麽,不過,按照我的猜測,應該也與這灵魂本源有些關係”藥老撫著胡须,皺眉道。

一個死人而已,竟敢忤逆本少,本少不殺你,隻是懒得殺你,真以為本少怕你?”

聽得他的怒吼聲,那城口將近百名身著黑色甲胄的古族戰士,沒有丝毫的猶豫,手中長槍師的一聲,便是對准了蕭炎。

這平日极其難見的鬥尊強者,如今卻是一次性出來了四位,這四方閣大會,排場果然夠大啊,難怪會引來這麽多人。”

在整座城市依舊陷入沸騰間,經過將近一個月煉丹的众多参赛者,卻是猶如虚脫一般,各自狼狈的逃回自己的居住之所,然後猶如死狗一般,倒頭便睡。”

我,自然愿意聽從無道兄的,和广成宮一起,對抗耀滅府。

所有勢力的目光都凝聚過來了,要看耀滅府如何應對,是反抗,還是開戰!

常在丹塔中的煉藥師自然知道這兩家的身份,都是不好惹的存在,無論是欧陽家還是薛家都是丹城中最頂尖的世家,普通的煉藥師若是摻和其中,哪怕是九品丹帝也難以討好。

幸虧秦塵的力量無比強橫,再加上擁有补天之術,奪天造化,窃取阴陽,在利用荒古之躯中的荒古之氣,遮蔽窥探,否則的話,還真會被發現出種種端倪來。

聽得蕭炎詢問正事,小醫仙這才舒緩了一些高空蹦极带來的紧张,目光在四周扫了扫,略微沉吟後,纖指指向一處黑暗,輕聲道:應該是在那裏吧”

心中掠過這道充满殺意的念頭,摘星老鬼的麵色瞬間便是變得猙獰起來,身形一動,便是化為一道殘影,對著蕭炎所在的方向暴掠而去,他能夠感應到蕭炎的攻擊虎未徹底的完成,此刻將之打斷的話,必然持會令得蕭炎遭受反噬,到時候不僅能打消這可怕的攻擊,還能顺便解决掉蕭炎,當真是一举兩得之事。

司空震勃然大怒,轟,身上可怕的至尊氣息冲天,猛然間轟擊在眼前那至尊大陣之上。

秦塵抬手,补天锤和小蚁小火瞬間施展出來,困住對方,然後再一次的收入到了乾坤造化玉碟之中。

整個大厅中,似乎經历過一場惨烈的戰鬥,地麵之上,碎落著一块块金铁物质,被轟擊得扭曲殘破。

看到這一幕,其他勢力的人也紛紛上前抹上鲜血。

對秦塵的实力,他太了解不過了,當初還是玄級後期巔峰的時候,就能利用陣法,困住五阶後期巔峰的自己。

蕭炎一聲低喝,手掌一握,一個玉瓶便走出現在手中,青紅兩色的血液,在玉瓶之內緩緩流淌’惊人的能量波動,自其中弥漫而出,令得這片空間都是變得震荡不堪。

虽然秦塵激活劍道的速度很慢,但卻沒有任何停顿,一步一個脚印,無比坚定。

當然,在互相間傳播著這些談料之時,不少學员都是忍不住的有些心生敬佩之意,且不說為何平日頗為嚴厉的赫長老會如此客氣對待蕭炎。光是他那能夠將雷纳駭得當場失去戰鬥力的恐怖火蓮,便是足以讓得他們對蕭炎感到敬畏,在這天焚煉氣塔乃至整個內院之中,不論如何。始终都是強者為尊,而也正因為蕭炎所展現出來的恐怖火蓮,所以,一些暗中愛慕著柳菲的追求者,方才未敢前來尋找蕭炎挑戰,不然的話,蕭炎在得罪了柳菲這尊在內院豔名不小的沒人之後,怎可能會如此安靜的闭關五天時間,而未曾有人敢來打擾?

你是我執掌天工作最近漫長歲月以來,最看好的一個,你的潜力,比任何一名天尊還要更強。”神工天尊笑看著秦塵,我希望

能夠如此直觀的觀看到真氣的運轉,即便是對秦塵,也有巨大的作用。

那你打算何時動手?”薰兒眼波流轉,輕聲問道。

你放心,我還會坑你不成,那始龍血池,那是真龍族最強大的寶地,其中,蕴含真龍族亿万年來無數的力量,最重要的是,在那始龍血池中,擁有真龍族始龍的力量,你體內的那位混沌神魔,絕對需要這一股力量。”

翌日。當蕭炎腦袋有些昏沉的從睡熟中睜開迷糊的眼睑時。卻是發現天色已然大亮。手掌揉了揉有些發疼的腦袋。偏頭望著身上的薄被。緩緩的坐起身來。狠狠的甩了甩腦袋。苦笑了一聲。然後盘起双腿。双手结出修煉的印结。进入了修煉状态。開始驱逐著體內殘余的酒精。

不過虽然收到了彩鱗的信息,但蕭炎也並沒有立刻轉變口風,依舊是在跟那枯瘦老者墨跡了一下,待得後者有些不耐煩時,方才將一個玉、瓶丟了過去,同時一把抓去七彩原石,然後拉著彩鱗,轉身便走。

崔博文三人一臉尴尬,苦笑道:城主大人,那秦塵已經突破到了地圣中期,而且实力十分不凡,我等一時不察,就”廢話少說,那小子往哪個方向跑了?”

一道道的震惊之聲響起,很多人都駭然,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隆隆的聲音傳來,秦塵身形一闪,要逃入了廢墟之地深處,钻入空間夾層之中。

我怎麽了?”秦塵收起長劍,淡淡的看向那天機閣的執事,道:剛才還是閣下說的,擂台比試,自然就會有意外,生死由天,就算是被殺死,也隻能說技不如人,閣下可是才說了沒多久,不會就忘了吧?”

這是人族勢力罪行之中最恶劣的一種,幾乎沒有任何一個罪行能比這個更讓人愤怒,很多曾經被耀滅府收服的勢力,紛紛和耀滅府脫離關係,並且征討耀滅府。

但是,秦塵卻依舊是那副淡然的模樣,他嘴角含笑,隻是那麽輕輕一跨。

不由得摇摇頭,此子心性不行,虽然暂時修為不弱,但是今後的成就必然有限。

但天陣山卻不是一個靠实力就可以的地方,裏麵遍布大陣,一共有九九八十一座九級陣法,並且,最頂部還有一座遠古圣級防御陣法。

但是,那铁牛連九天武帝都不曾達到,怎麽可能會是所謂的頂級武帝?這

上麵白字黑字寫得清楚,如果你不认識的話”便去問你們古族的人,將玉贴還來吧。’,蕭炎談淡的道。

在那高聳的牆壁之上。每間隔幾十米。便是設有巡邏防御。在一些空隙之處。蕭炎能夠隐约的看見。鋒利的箭刃。在日光下闪爍著森寒的毫光。

當年,刀魔至尊為了争奪魔族的領袖之位,行走宇宙,拜訪万族強者,感悟神通。

現在便動手吧,你們帮忙護法,不要讓人打擾我,此次煉製的丹藥不是尋常之物,若是丹成時,怕是少不了一番動靜,這黑皇閣強者众多,怕是難以徹底隐匿。”蕭炎臉色略有些凝重的道。

他能感受到,想要來到這片天地,至少也得是後期天尊級別的強者。

左立等人怒喝,讓他們為了活命,放棄秦塵,他們做不到。

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