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妮蔻阅读 > 黑暗囚笼 > 黑暗囚笼第147章>更新时间:

黑暗囚笼第147章

宮殿內的一處隱秘虚空里,風回尊者拿起一件古樸的傳音寶器,正在說话。

手掌解開卷軸。然後緩緩摊開。望著卷軸之內。蕭炎卻是微微一愣:這是?”

臉庞因為漲红而显得有些發紫,蕭炎皮肤之上,不斷的泛起水泡,那從體內鋪天蓋地湧出的恐怖高溫,猶如要將他的整個身體皆是焚化一般,身處這般高溫炙烤,若非蕭炎本身便是掌控著異火,對這些火焰或多或少的有著一些抗性,再加上前段時間的心火鍛體,恐怕就在那恐怖心火出現的一霎那,他就會直接如同先前的衣袍般,嘭的一聲,化為一堆粉末

鬥氣凝物,鬥靈強者的标志。就猶如鬥師的鬥氣紗衣,大鬥師的鬥氣鎧甲一般,屬於鬥靈以及其上級別強者的專利,這種鬥氣凝物的殺傷力,配合著鬥技使用的话,無疑將會起到摧枯拉朽的效果。

不過不管怎麽樣,這總是一種希望,雖然遙遠,但卻讓人心火不息。

他看了眼秦塵麵前的黑奴,又看了眼秦塵,這才道:把你手中的储物戒指交出來,然後留下五十枚下品真石,你們兩個便可以走了。”

不管是先前的认出丹方,還是分揀靈藥,以及現在的施展異火,都給了他強烈的震撼,令他一瞬之間,對秦塵充滿了期待和好奇。

靈傳讯之後,皱眉說道:先前雷霆之海暴動,那里麵的家伙,恐怕已經全都死在了淵魔之主手上了吧?當務之急,還是寻找噬天魔主最重要。”

深夜,秦塵站在第三魔將府,抬頭看著天空中的一輪魔月。

免费小說,無彈窗小說網,txt下载,請記住螞蚁閱讀網wwwmayitxtcom

想想看,整個广寒府,強者如雲,天驕眾多,各大势力之中,每隔百年,千年,就會出現一尊逆天的人物,數万年來,究竟有多少天才?

哦,忘了說了,我開的店鋪名為天武丹鋪,你們應該听說過。”

蕭雅悚然一驚,切斷和皇室的交易,這是要出大事啊。

對於三個势力與魂殿之間的恩怨,藥老显然是知道得無比清楚,一些舊怨,甚至是連蕭炎都是未曾听說過。

在刺天穹率领的諸多蟲族大軍的圍殺之下,玨山尊者心中驚怒交加,隻能频频招架。

秦塵站在原地,臉色阴晴不定,好一會才低聲道:想不到這鬼阵聖主也一直盯著鎏火堡的人,這麽說來,此人也是想掠夺那鎏火堡少堡主身上的东西了?

看似脆弱地残破玉片,一頭闯进火焰之內,紫色火焰在玉片表麵爆發出淡淡的火苗,可讓得蕭炎與藥老有些诧異地是,在紫火的焚烧下,玉片,竟然沒有絲毫動靜!

秦塵不是什麽见死不救的人,但也不是那種寧愿自己危险也要救人的老好人,這個他必须讓吴公嶺明白。

而且這兩年,他在得到這黑色葫蘆之後,身體越來越不舒服,催動葫蘆的時候,總有一種殚精竭虑的感覺,仿佛身體像是老化了一般,变得越來越沉重。

魔獸山脈極為辽闊,想要在這麽大的範圍中,寻找出一頭二階地冰屬性魔獸,還真是有些困難,在寻找了接近一個小時依然無果之後,蕭炎隻得無奈的請藥老出手。依靠他那变態的靈魂感知力,方圆千米內魔獸的等級,至少難以逃過他的搜索。

秦塵的肉身,在這一股力量下,開始疯狂暴漲,跨入到了一個全新境界。

震怒之下的卓清風會長會如何對待大哥,光是想想,就讓人感到驚悚。

這等高手,绝不可能是百朝之地培養出的血魔教高手,極大的可能,是這遠處異魔族的高手,不過,他的身軀,卻是人類身軀,莫非,是夺舍的人類武王?”

先不著急,我們天工作做不出在這樣的事情來。”周武聖搖了搖頭,坚定道:而且我相信秦師弟不是那種人,他一定會出現的。”

目光再次望了一眼骨翼,蕭炎手中印结一動,眼眸逐渐閉上,一股雄浑的靈魂力量逐渐自眉心處擴散而出,最後汇聚在一起,小心翼翼的對著那骨翼纏绕而去。

山脈深處,一道淡淡的聲音,也是徐徐的自山脈深處擴散開來,最後在這一片天际响起。

這莫家和姬家也太狠了,為了针對轩辕帝國,竟然直接针對天帝山,导致天帝山覆滅,不可思议。”

兩人倒吸一口冷氣,隻覺得難以置信,换做是別的人,他們定然以為對方在吹牛,可秦塵這麽說,那必然是確有其事。

此時此刻,此人脑海隻有一個念頭,那就是快點將這兩個煞星帶到師尊彌空护法那里去,讓師尊來處理這件事。

深吸了一口氣,冰尊者一臉的舒坦,旋即有些惆悵,歎道:越是這樣,我越是想要得到你,得到你後,我的厄難毒體,或许也將會变成最為完美的體質”

一道蒼老冷漠的聲音响起,文昌副閣主從人群中走了出來,目光中流露出冰冷之意。

這馮仑實在太過卑鄙,竟然讓自己的手下送死,而他則利用戰鬥的空隙,偷襲出手,要將黑奴暗中斩殺。

風少羽心頭湧現出了強烈的危機感,這雷槍的力量,足以威胁到他的生命。如

姬如月她們一開始還沒反應,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,眼睜睜的看著秦塵攔在她們麵前,被那股無形的力量包裹住。

话音剛落,暴戾的氣息越來越重,甚至還有一絲絲的空間塌陷,噗噗噗,周圍坚硬的石窟在這股空間塌陷之下,瞬間化為灰燼。

當年因為此事,丹塔便是與魂殿爆發過一場大戰,但最後卻是损失惨重,不得不將這仇恨按下”這些仇恨,並不會伴隨著時間而散去,隻會越來越浓厚。”藥老輕聲道:所以說,要與他們聯盟對付魂殿,倒也並非是不可能。”

如她猜測的一樣,不僅是她,所有通過考验的武者體內,都不知不覺留下了這一道诡異的漆黑之力,這麽說來,在場所有人身上除了魔族的之外,身上都有這股力量了?

幽千雪心中湧現出疑惑,下一刻,她就看到遠處的天际,嗖嗖嗖,突然飛掠來了幾道身影,這幾道身影,身上都散發著可怕的氣息,極其的凶悍,其中领頭的一人,卻是一名後期聖主高手,氣息強悍。

一道可怕的劍氣從鬼魔至尊的身體中散逸出來,直接將這一方虚空,絞殺成碎片,一瞬間,周圍另外兩大至尊,竟然在這一股散逸出來的劍氣之下被震飛開來。

血河聖祖不屑一笑:隻要我恢複百分之一的實力,老子一口就能吞了他,你信不信。”

而就在這時,下方鬼河之中,浪花溅起,青丘紫衣和幽千雪手中领著諸葛世家的幾尊長老冲了出來,這幾尊長老被秦塵重傷之後,全都遁入鬼河之中,但在這鬼河中,擁有九極之水的幽千雪如魚得水,連同青丘紫衣將這些長老紛紛擒拿,一個個耷拉著身子,被幽千雪和青丘紫衣拎了上來。

但是,並非是你說不在,古匠天尊他們就信的,還需要调查。

轟!那劍光運转,如同閃電,像神魔斩出了自己的必殺一擊,一下子沒入到了無窮時空的深處。

秦塵目光一閃,連來到玉简前,可突然一道禁制出現,將他阻攔在了外麵。

一半是泛著金光的功德金蓮火,另外一半的海洋則是乳白色的火焰,形成了泾渭分明的兩種。但是,這還不是讓人震撼的地方,最讓人震撼的是,兩種不同顏色的火焰以眾人所站的地方為分界线,一左一右,分別接連上天空,和天空中漆黑如墨的滅世黑蓮火以及

秦塵隻感覺自己頭疼無比,一下子想不起來原因。

那你地意思是我們蕭家上下幾百人親眼所见的事實,是捏造不成?為了引開雲棱三条老狗,我父親独自逃出乌坦城,而雲棱三人則是一路追了出去,至此後,我父親便是從未归來,這笔帐,我不找你雲岚宗算,該找誰?找誰?你給說啊?!”蕭炎臉色猙狞的對著雲韻暴吼道。

哈哈,蕭戰,你們大齊國的那幾個年輕天才不會已經死了吧?”尉遲成突然冷笑,麵露嘲諷。

蕭炎瞥了她一眼,並未理會,目光在他們這一行人身上掃過,眉頭也是忍不住的微微一皱,這行人之中,不僅有著風雷閣的雷尊者,還有著當日在山頂上看见的那兩位大地虎族以及銀月狼族的族長,這二人也是貨真價實的二星鬥尊。

卓閣主,你雖是丹閣閣主,但既然在我大威王朝,那便是我大威王朝的子民,自然要接受王朝律法管辖,岂能因為閣下炼藥師的身份,就無視王朝律令?”

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