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妮蔻阅读 > 无悔14 > 无悔14第704章>更新时间:

无悔14第704章

石台上,蕭炎負手而立,地妖傀將所有嘲向他的五色雷霆都是硬接了下來,這倒是令得他無比的輕松,絲毫不用費半點力氣來對付這难缠的丹雷。

秦塵感覺自己剛才似乎幹了一件極為驚人的事情,他取出陣旗布置了數個防禦陣法,將這五光十色的火焰防禦起來,這才同小蚁和小火它們看著那翻滚不熄的火焰。

回老祖,是因為萬象神藏的緣故,我真龍族一名弟子,進入萬象神藏,開啟了其中的某一個秘境,且斩殺了淵魔族和人族星神

鮮血如火雲,將虛空灼烧出來一個個巨大的黑洞。

塵淡淡一笑,雖然在他前世的了解中,血神海的禁製十分可怕,根本無人能破解,但秦塵自負自己在禁製方麵的造诣,比之前世都要可怕许多,一般禁製根本不被他放在眼裏。可

焦長老等人紛紛凝神看去,一開始,還不覺得什麽,可仔細看去之後,頓時各個大驚,一個個臉上就跟見鬼了一樣。

在這枚七品中級煉藥師的徽章下,她的一切驕傲,都是不值一提!

先前秦塵提出的提議,太過冒險,哪怕是有丹道城作保,他也不敢貿然答應。恰

鬥靈丹”,幾乎是大陸強者中最受追捧的一種六品丹藥,這種丹藥隻能在鬥王階別間服用,而期間服用一枚,便是能够毫無風險的上升一個等級,當然,在這個階別之間,也隻能服用一枚,再多服,便會因為丹藥的抗性,而白白浪費,想想,到了鬥王那個階別,想要提升一個級別,就算是需要個幾年時間也並非不可能之事,而這小小一枚丹藥便是可以省去這些歲月累积,並且還沒有任何負作用,容不得那些鬥王強者不為之瘋狂。

此人身穿黑袍,容貌遮掩,身上有淡淡的魔氣萦繞,給人的感覺像是一尊煉狱魔頭一般,散發阴冷氣息。

祖神握著戰斧的手臂在颤抖,他渾身狼狽,鮮血淋漓,身上氣息明顯變得虛浮起來,一下子跌落到了巅峰至尊境,好像本源受到了创傷。

之前那少年給他們的療傷丹藥,簡直太逆天了,他們服用後沒多久,身上的傷勢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,驚呆了狂風探險隊的所有人。

那那少族長打算怎麽办?”苦笑了一聲,在雲嵐宗這般強大勢力麵前,大長老也是有些手足無措了。

韩老先生,這是我與風雷閣間的事,你便不要插手吧”在其掙紮間,蕭炎淡淡的笑聲,卻是緩緩傳來。

想象看,同樣的一名煉器師,煉製出同一個聖兵,一個隻能在這聖兵上镌刻一個陣法,另一個,卻可以镌刻三個,十個,甚至一百個,那麽孰強孰弱,根本不用對比就能體現出來。

羅副城主見到這一幕心中怒火噴薄,他看出來晴雪思嵐隻是一個女子,而且聽聲音無比的年輕,本來以為天武丹铺的其他人會一同出手,誰知道這女子出手之後,秦塵竟然絲毫不動了,甚至连鬼陣聖主等人也被秦塵拦了下來。

身子側移著閃過前麵的人蕭炎脚步一踏。終於是進入了公會地大門當下長長地松了一口氣。轉頭望望。卻見到海波东正微眯著眸子。猶如夢遊一般。緊緊跟在自己身後。

將魔核取出,蕭炎手掌一翻,一個玉盒又是浮現而出,玉盒通體呈雪白之色,甚至還有著淡淡的寒氣不斷的渗透而出。將玉盒輕輕打開,一团呈翠綠色,並且還在緩緩蠕動的粘稠之物,出現在了蕭炎目光中。

嘿嘿,風少羽,本少先找你收斂利息,讓你們一對奸夫淫婦鬧個矛盾。”

段明的臉色有些尴尬,居然沒有人願意出手? 他

麵對著天冥宗強者的圍殺,那些花宗的長老也是麵色铁青,催動體內鬥氣毫不相讓的迎了上去,不過她們本身便是有傷,再加上這连日來的逃亡,狀態自然是比不上天冥宗一行人,因此在交手時,幾乎是尽落下風。

兩僂輕風’悄無聲息的掠進能量雾氣之中’沿途帶起細微的波動,周圍徘徊的那些能量體雖然略有所覺’但並不高的智商’卻是隻能令得它們呆立原地’在四處看了看後,又是回複了那種遊蕩姿態。

蕭炎拚湊的速度極為緩慢,不過,伴随著時間的流逝,一张完整的古圖,也是逐渐的出現在了蕭炎幾人目光注視之下。

丹閣之中,诸多宾客也已经离開,一盞盞真燈熄滅,除了一些長明燈之外,隻有一些煉藥師的煉製室中,還燈火通明,那是煉藥師們,在辛苦的煉製。

下方,留仙宗等人,也都目瞪口呆,完全沒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麽。

秦塵也是凝聚雷电之力,剑光閃烁,化作通天巨剑,朝著那黑影凌空刺出。

數月的修煉,秦塵完全沉浸在了感悟之中,那種衝击不斷的突破邊緣,讓秦塵的修為渐渐的觸摸道了武皇的那層壁垒。當

蕭雅身後,王啟明手持戰刀,渾身散發浓烈的殺戮刀意,宛若一尊殺神一般,死死凝視前方的這一群人,目光中帶著無尽的殺意。

哼,他之所以能殺死淵魂地尊他們,倒也並非是因為他的實力,据我所知,此人應该是和那星河之中的一頭神龜达成了协議,

一条条空間船猶如流星劃過黑暗天際般的閃掠而過。然後如魚入大海一般,蜂擁般的掠進那巨大的銀色光圈之內

隻聽得叮叮當當,各種聲音不绝於耳,每個煉器師,都在锤煉著自己麵前的材料。

聽說剛才傷了聖子,在丹閣中竟然對聖子動手,好大的膽子!”

尽管對丹藥的功效有了充足的准備,可這火爆的勁頭,還是讓卓清風他們吃了一驚。

秦塵的靈魂力不斷被壓製,出現了裂纹,要一點點碎裂。

這一线天,似乎是远古某種戰場所留下,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,石壁之上,竟然生長著一株株如同剑型的杂草。

這一方天地,陡然被秦塵抓摄在手中,形成了一片孤島,一片囚籠,三大勢力的人無论怎麽逃跑,都無法逃脫出他的掌控,好像一隻隻小鸟被大网困住,奮力掙紮。

冷哼落下,一股奇異的熾熱能量突然自黑衣男子體內暴涌而出,然後在其手臂處,凝聚成深蓝色的奇異晶層,远远看去,猶如蓝色水晶手臂一般。

魔厉這時也看著赤炎魔君,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小腹之中傳來燥熱,不由吓了一跳。

終於,古虛夜出手了,一掌拍出,轟隆一聲,他的本體消失,好像化作了一尊通體的虛神,顯現出了一尊远古神祗,這一尊虛神,代表的是天地之中虛無的王,一拳打出,朝司空震打出了不知道多少神通。

可以說,大威王朝的第一丹道勢力是冷家,而不是丹閣。

那三道被彈射回去的光柱,倒是在三大龍王驚愕的目光中狠狠的轟在他們那龐大的身體上,當下便是讓得他們那本就淒慘的傷勢,再度淒慘了幾分。

其實本來老夫未必會帶上你,畢竟你的修為太弱了,老夫便給了你一個考核,那就是在盛會傳承突破地聖,想不到小友輕易便做到了,而且實力這般可怕,如此一來,老夫的信心就更足了,不然老夫也不會將聖脈徹底開放給小友了。”

沒錯,除了徐家和我們狂風探險隊外,不知道被他們柳閣陷害的勢力,究竟還有多少?”

尖利的嘶鸣聲突然暴吼天際,無形火蟒從一處火焰中凝現而出。望著那脫离了包圍圈的蕭炎,蛇瞳中頓時掠過極為人性化的怒火,狰獰巨嘴一张,旋即一股無形火焰便是對著蕭炎暴噴了過去。

後方,魂煞的臉龐,異常的阴沉,他沒想到蕭炎的速度在减緩了一會後,居然又是再度提升了起來,當下手印一變,黑色鬥氣滴天般的暴涌而出,最後在其背後化為一對數百丈龐大的黑色蝠翼,緊接著,其舌尖一咬,一口精血噴出,粘附在蝠翼之上,雙翼振動,隻聽得唏的一聲,其身形便是消失得無影無踪。

後來,星神宫和大宇神山亦是派遣尊者前往东天界广寒府尋找那秦塵,結果,他們兩大勢力派出去的兩大尊者,亦是銷聲匿迹

這三種藥材,便是蕭炎此次的任務品,但此刻,他卻是在此處將它們尽數收集齊全,如此一來,他的任務,便是這般簡簡單單,毫不費力的徹底完成了

漆黑的大平原之上,一支车隊帶起一缕淡淡的黄塵,旋即奔馳而過,最後消失在視线尽頭。

龐大的大殿,空空蕩蕩,唯有那中央處的一袭白色裙袍,方才能為這大殿添了一絲人氣。

有了人開頭。一些忌憚墨家。害怕被他們列入黑名單的中型勢力。在迟疑了一會後。也是有著不少人选擇了加入。

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