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妮蔻阅读 > 地狱穴 > 地狱穴第387章>更新时间:

地狱穴第387章

接過丹藥,紫研與古南海也沒說废話,立刻吞服丹藥,然後恢复斗氣,當然,這種時候,自然也是少不了警惕周圍,免得被人趁虛而入。

昏迷之中的洪立似是聽到了蕭炎所言,眼皮抖了抖,想要睜開,但那嚴重的傷勢,卻是令得他最終隻能徒勞的放棄。

她將丹藥吞服下去,立即盤膝在虛空,開始迅速療傷。

他很清楚,對方的目标,更多的是在秦塵,他們隻有往秦塵所往的玄重山脈的相反反向,才能有一絲逃生的希望。

唔,距離至尊還是有巨大的差距,但是勉強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半步至尊了。”

三名大乾王朝的頂尖天才,竟瞬間就被擊殺,並且其中還有一名半步武王级別的高手,這秦塵的實力怎麽會強到這麽可怕?

這蕭炎究竟是何方神聖?居然連丹塔的曹颖都是比不過他?”

可如今,三大隐世世家之人,卻因此而隕落,令人心驚,也很是不安。

察覺到蕭炎臉色的變化,那魂殿护法心頭顿時十寒,身體猛的一震,便是挣脫蕭炎的手掌,閃電般的對著走廊的另外一頭竄去,然而其還未跑出多遠,熾熱劲風便是自後麵閃掠而來,然後一口將之吞噬而進』

小子,你很狂啊,真以為我不敢殺你?給我死!”

想到這里,秦塵目光一閃,連厲喝道:劍祖前輩,你來屏蔽天界天道本源的感知,讓淵魔之主突破。”

房間之中,青年緩緩的將臉上的麵皮撕了下來,將之丢進納戒中,從此以後,岩枭這個身份,可以暫時的隐退了,現在的他,叫做蕭炎!

難道劍意达到極致後的進化方向,是融合劍意?”

得虧他們都退得早,否則被這钟聲卷中,肯定要倒霉。

很顯然,司空安雲看出了眼前雕像的來历,甚至看出了這大陣的來历,所以,才會在進入這里的一刹那,有那樣的激動和骇然。

時蘊含雷劫之力的雷霆血脈全力催動,恐怖的雷光在一瞬間湮灭一切。並

從始至終,蕭晨都沒有開過口,但那緊握的拳頭,卻是緩緩的滑落一滴滴殷紅的鮮血,许久後,他方才聲音有些颤抖的道:連蕭玄大哥都是隕落了”

本來,他們两個算是偷袭者,应該是出其不意,占據上風的,但是麵對黑墓至尊的這一擊,魔厲和赤炎魔君像是一瞬間坠入了重重的黑暗天地之中,靈魂都有一種要炸裂開來的错覺,滾滾魔氣規則,要將他們的肉身給撕裂。

隨著這個名字的湧現。麵前黑袍人那先前本來傻的有些可怜的舉動。卻是讓的蕭炎鼻尖有點泛紅了起來。

三百年過去,這聖藥園中的陣法沒變,但真脈卻進行了變幻,比起三百年前的哪一条真脈,牛逼太多了。

冷星峰,你胡說什麽?”韓立怒聲道,瞳光寒意绽放。

從房間之内走出,蕭炎也是狠狠的吸了一口新鮮空氣,摸了摸納戒。嘴角裂出一抹笑容,時間雖說有些倉促,但還好以前也是有著一些存貨,說起來,他也算是一家底豐裕之人了。

我放屁?”金源冷笑,那你說說,今日你為何讓人闖丹閣疑難石壁,你別告訴我,隻是你一時兴起吧?”

接二連三的白光疯狂傾瀉而下,黑奴立刻就闷哼一聲,原本在丹藥下略微恢复的傷勢,再一次的擴散開來,嘴角溢出鮮血。

再次一掌將一名大汉轟得吐血倒退,蕭玉也是俏臉微白的退後了幾步,轉頭對著蕭寧喝道:帶薰兒走,進去叫那小混蛋出來!”

隻見在這黑暗尽頭,竟然有著一片詭異的空間,空間之中,是一片死寂的冥土。

與慕骨老人的陰沉與後悔相比,曹颖等人,卻是在此刻大大的松了一口氣,雖然不知道這奇異的傀儡為何會具备這等能力,但不管如何,事實告訴他們,這丹會的最後一关,蕭炎已經是顺利度過,丹會冠軍之名,待會属於他!

外界,幾家欢喜幾家愁,拍到了萬象神藏令牌的包厢,自然是狂喜激動不已,而沒拍到的,則是唉聲叹息。

嚴觀,為师不明白,你為何會投靠飄渺宮,難道當年為师對你還不够好嗎?”

如果在接下來的千年里,他還不能突破,等時間一到,他就要成為天工作的一名管事和执事,去做基础工作。

前輩”一旁被震驚的目瞪口呆的林安終於跳了起來:前輩手下留情,放了祖安長老和向遵管事,他們畢竟是我們武者部的長老和管事,你殺了他們,麻煩不小,本來我們占理,但你若殺了他們,那我們就失去了道理,千萬別殺人。”

蕭炎,我藥族強者自爆撕裂空間裂縫,給你們逃生的機會,老夫從不求人,但這一次,恳求你,帮我藥族,保存一絲血脈!”

當然,想要炼製這破宗丹,所需要的材料,皆是那種珍稀之物,若非蕭炎那大半年的赶路中依靠著紫研的天賦能力。弄了不少身家,恐怕也凑不齊這些材料。

當然。她也並不知道。蕭炎是因為有著保障。才敢如此放心的吃下她所給的東西。

然而。就當黑暗越來越淡時。蕭炎浑身寒毛卻是驟然豎了起來。

劍光斩在虛空中,這一次,四周的虛空波動的更加剧烈, 一股特殊的空間波動被秦塵捕捉到,令得心中一凛。

眾人都是有些忐忑,谁都可以看出來,眾人都有些心力交瘁了。

古河。你。”聽得古河此話,一旁的雲韵顿時抬起臉颊,急聲道。

可現在,秦塵卻這麽做了,而且還隻是一個下四域的贱民,他這是在玩火。

肋骨入手,一片溫凉,絲毫沒有骨骼的那種粗糙感覺,摸上去反而如同最為完美的玉石一般,滑膩而溫凉,帶給人極為美妙的触感。

咦,我族一名尊者進入萬象神藏的時候,那地方似乎有真龙族高手出現過,難道,那真龙族正在那個地方?”

這幾人一有動作,匯聚在此地的武者們紛紛都睜開了眼睛,朝他們矚目過去。

眼睛死死的盯著火焰人影的一舉一動,在聽得後者說出這話後,他便是驟然後退,然而仅仅方才退了幾步距離,卻是察覺到背後传來一股熾熱,急忙回頭,眼角刚好閃過一抹淡青光影,旋即一隻被火焰所包裹的拳頭,在眼瞳之中,猛然放大!

可以說,至尊出手,宇宙的天道都要跟隨他們的意誌運轉,而無法抵抗,這是何等可怕的一種威能。

那霸氣的話,冷然的目光,和當初在血靈池、妖祖山脈的時候,天差地別,讓幽千雪忍不住疑惑,哪個才是真正的他,他又究竟是一個什麽樣的人?

你以為老身會為一個飄渺宮弟子,而放你離開嗎?老身上官古風,豈會受人要挾?”上官古風目光冷厲了起來,她心中雖然很緊张慕容冰雲,但臉上卻一點都不表現出來。

韓立等人驚怒之後,也发現了劍道石碑已經被開启,連忙紛紛走了過來,顾不得對付秦塵,與極道殺劍進行對抗。

秦塵深吸一口氣,睜開眼,沿著分界線開始緩緩的向前。

這樣的一拳,即便是淵魔族的至尊轻易都無法抵挡,但卻被秦塵一下子劈開,這讓在场的阎朽至尊、苦惩至尊等強者都坐不住了,心神震荡,一雙眼珠子都睜得大大的。

他眼神狰狞,雙手速度越來越快,肉眼可見,虛空中有無數劲芒閃烁,快到讓人來不及眨眼。

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